中國政府網 湖南省政府網 衡陽市政府網 中共耒陽市委 耒陽市人大 耒陽市政府 耒陽市政協

當前頁面: 首頁??>?走進澳客?>?大事記

湘南起義大事記


  ★ 国民党反动派1927年5月21日发动了“马日事变”。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在全国实行白色恐怖,枪杀了许许多多共产党人,湘南大批在外革命的共产党人被迫逃回家乡,隐于山林,侍机东山再起。


  ★ 1927年8月1日由周恩来、叶挺、贺龙等领导国民革命军在南昌起义。不料后来起义失败,三万余人剩下不到两千人,其中一支七百多人的队伍在朱德、陈毅率领下到达汝城,在范石生的庇护下得到休整和补充,于1928年1月12日智取宜章,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湘南起义!


  ★ 1928年1月12日,正午过后,朱德、陈毅、王尔琢带着起义军开进宜章城。在县参议会的明伦堂里,宜章县长举行欢迎朱德一行的宴会。就在这个宴会上,朱德将宜章国民党政要人员一网打尽,陈毅、王尔琢指挥起义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了驻在东山养正书院的团防局和警察局,俘虏四百多人,缴枪三百多支,顺利夺下了宜章城。


  ★ 1928年1月13日上午,中共宜章县委在城内西门广场召开群众大会。会上,朱德根据广东省委的指示,郑重宣布起义军改名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师长朱德、党代表陈毅、参谋长王尔琢、政治部主任蔡协民。正式亮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自己的番号。朱德号召大家组织起来,打倒当地军阀势力,实行“耕者有其田“,大会接受群众意见,经公审后处决了罪大恶极的宜章县长杨孝斌、原县长黄得珍、挨户团副主任刘秉钧等。


  ★ 1928年1月31日,朱德、陈毅大败前来进剿的许克祥,获得大量的军需物质。


  ★ 1928年2月4日,朱德率主力部队北上。同日,胡少海组建工农革命军宜章独立第三团。2月6日,宜章县苏维埃政府成立,毛科文当选为苏维埃政府主席。新政权成立的第一天,便在大会上号召扩军。2月7日,仅仅两天时间,宜章独立团扩编为工农革命第三师。师长由胡少海担任,党代表龚楚,副师长陈东日,参谋长谭新。但当时只有营的建制,没有团的建制。总计约1500人左右。


  ★ 2月7日,在郴州城隍庙召开了郴县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选举李才佳为郴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同日,在原赤色游击队的基础上成立郴县工农革命军第七师,师长邓允庭,党代表蔡协民。


  ★ 2月9日,在新任永兴县委书记李一鼎的主持下,整合几支赤卫队,组建永兴红色警卫团,由尹子韶任团长,黄克诚任党代表兼参谋长。同时成立了永兴县苏维埃政府,刘木任县苏维埃政府主席。


  ★ 2月10日,朱德率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主力离开郴州继续北上,向耒阳挺进。陈毅留守郴州,准备向东北侧击永兴。


  ★ 2月15日,工农革命进入耒阳的公平圩。16日凌晨,占领灶市街,进而攻占耒阳。月16日,耒阳县委召开扩大会,决定立即建立各级苏维埃政府。2月19日,在杜陵书院召开耒阳全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选举成立了耒阳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刘泰任主席,徐鹤、李树一任副主席。不久,朱德根据中央和广东省委指示的精神,在耒阳组建了工农革命军第四师,由邝鄘任师长,邓宗海任党代表。


  ★ 1928年3月6日,资兴县苏维埃政府在三都成立,选举刘英廷为主席。为了让县苏维埃名正言顺地在县城升旗,3月9日,工农革命军党委、湘南特委命令尹子韶率红色警卫团、郴县第七师蒙九龄率一个团,配合资兴农军再克县城,并于当日成立了资兴独立团,李奇中任团长,黄义藻为党代表。


  ★ 1928年3月12日,郴县县委按照湘南特委的统一布置,召开群众大会,动员全县人民烧掉耒宜大道两边五里(后被崔氏兄弟扩大为五十里)的民房,以焦土政策阻止国民党大军进攻。这一左倾政策当即受到农民强烈反对,在地主豪绅崔廷弼等人有组织的挑唆利用下,郴县县委九名同志当场遇害。反水的农民系上白带子,对系红带子的农民进行大规模的烧杀抢掠行为,死伤农民一千多人。史称郴县反白事件。


  ★陳毅回師郴州平叛,召開郴縣農民大會,在會上代表中共郴縣縣委公開承認燒掉耒宜大道兩邊五裏民房的政策是錯誤的,對因受欺騙、受脅迫參加反水的農民,一律不予追究。局勢才得以穩定下來。


  ★ 1928年3月16日至20日湘南特委在永兴县太平寺召开湘南工农兵代表会议,成立了湘南苏维埃政府,驻点在郴州,主席由湘南特委书记陈佑魁兼任。湘南苏维埃区域面积不小,穿越它共有五百里路程。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开群众大会庆祝三天,扩大苏维埃的宣传,湘南工农兵代表会议主席团发出《快邮代电》,介绍了会议的六项决议。朱德、陈毅等当选为湘南工农兵代表会议的执行委员。


  ★在工農兵代表會議上,來自各縣的代表們熱烈地討論了土地問題,最後決定沒收地主豪紳的土地,分配給無地少地的農民,資興縣的《土地分配法》只提沒收大、中地主的上地,而沒有提沒收小地主的土地,辦法是。由縣蘇維埃政府把土地一律沒收,交給鄉蘇維埃政府分配。凡參加農業勞動的都有份,多寡以鄉蘇維埃政府所轄土地之多寡而定。各縣結合本縣的情況,展開轟轟烈烈的“插標分田”運動,積累了蘇維埃運動中較早分配土地的經驗,並且在當地産生了久遠的影響。中共湖南省委在湘南暴動失敗後的一個決議中寫道:湘南蘇維埃政府在三月初“實行土地的分配,使農民能得到土地耕種。現在湘南工農對蘇維埃政府的信仰仍然存在,並且都希望蘇維埃政府的再來”。但因爲時間太短,有些地方只分了浮財,分了谷物,分配田地的口號雖然提出來了,還沒有來得及實施。開創武裝鬥爭同土地革命相結合的新經驗,這事湘南起義的一個重要特點。